赵金霞:爱的心语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1-05-20  浏览次数:15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月,在隔江相望的南京城里,那个和我流着相同血液的大哥哥身体恢复得怎样?经过一番休整,我很快就可以重新回到岗位上了。医院里人手有限,我所承担的重症病人监护事务更是急需有人来分担。

  生活里总有太多戏剧般的机缘与巧合,尤其是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让我感觉意外的幸运,也意外的欣慰。不经意间,那些曾经有过的琐碎生活片段在眼前浮现。

  拥有爱,生命才有可能留住

  生命原本是个脆弱的东西。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在2002年。

  那时候,我刚从安徽省芜湖地区卫校毕业,在上海一家医院实习。某一天凌晨,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隔壁病房里那个患了白血病年仅5岁的小女孩,终究还是没有能够等到配型成功的造血干细胞,如花朵一般鲜艳的生命黯然夭折。

  女孩的奶奶因为伤心过度休克了,年轻的爸爸妈妈在病床前痛哭流涕半天直不起身子。作为医护人员,我们经历过比其他人更多的目睹生命逝去的场面,但是,那个孩子曾经灿烂的笑脸,还是让我忍不住地泪流满面。

  这样的悲剧可以避免吗?拥有爱,生命才有可能留住。事后,我参加了5次无偿献血活动,献血共计1000毫升。同时,逐渐打听到有关造血干细胞移植(即骨髓移植)可以拯救白血病患者生命的一些知识。我想,既然顶着“白衣天使”的头衔,承担着“救死扶伤”的职责,理所当然的更应当率先奉献爱心。于是,2003年,我瞒着父母在上海市红十字会报名,留下了血样,成为一名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2005年,出于男朋友的事业考虑,我离开上海,来到安徽皖南医学院附属弋矶山医院,成为重症病人监护病区的一名护士。我的血样自然也就跟着转到了中华骨髓库安徽分库。

  去年8月的一天,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通过检索发现,我的血样与江苏一位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去年10月11日,安徽省红十字会组织专家来到弋矶山医院对我再次进行造血干细胞配型,检测结果显示,配对成功,必须尽快启程前往南京捐献造血干细胞。我于是就成了安徽省志愿捐献造血干细胞第一人。

  造血干细胞配型成功率仅为万分之一,我真的很光荣、很幸运。接到通知之后,我的第一感觉是兴奋,可是也很怕父母担心,就一直瞒着。当妈妈终于得知我要捐献骨髓时,一下子哭了。爸爸连夜从老家当涂县跑到芜湖,一口一个疑惑,“真的没事?”我笑着点头:“真的没事。”最后,我把同样学医的男朋友也带上,一起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好说歹说,终于征得了家里的支持。

  因为爱,我不是一个人上路

  确定下来要捐赠了,面前摆着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增肥”。23岁,对于任何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想保持苗条的身材。但是,我的身高只有1.6米,体重45公斤,而那个捐赠对象却是个身高1.78米,体重85公斤的大个子。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医生建议我将体重提升到至少50公斤。于是,我每天都考虑如何增加营养,一直到捐赠的当天都在为增肥而战斗。以前一份饭都吃不完,后来吃完自己的还吃人家的,人家看我吃饭都吓死了。每一天,我都为发现自己变胖而开心。

  捐赠造血干细胞,我不是一个人上路。医院里的同事和领导都分别为此开了“绿灯”。临时安排一个人接替我的护理工作,让我在家专门休养。为了给我补充营养,也为了支持中华骨髓库的工作,我的可爱的同事们还自发捐款近5000元。

  从芜湖起程的那天上午,弋矶山医院为我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仪式。安徽省芜湖市红十字会、市卫生局的领导和医院的全体领导都来为我送行,祝愿我将美丽和爱心成功地传递给每一个人。

  自从我4月12日住进了江苏省人民医院后,每天要测三次体温,血常规两天做一次,早晚还要各注入一次动员剂,将造血干细胞动员到外周血中以便采集。因为注射了动员剂,我的胃口有些不好,经过营养师的同意,弋矶山医院党办王春音副主任买回了不少营养品“逼”我食用,为我补充营养。为消除我的寂寞,王老师买了很多女孩喜欢看的杂志,放在我的床头。芜湖市副市长詹云超、市卫生局一名副局长和中华骨髓库的领导特地赶到南京看望慰问我,詹云超副市长还当场作了一首诗《小赵护士,我们向你致敬》。我从南京回来后,还受到闻讯赶来的安徽省副省长文海英的专门接见,给予我很高的评价。

  其实,我并没有多么崇高的举动,却被这么多的人关注并关心,我感觉更多的是欣慰,因为我发觉,人心都是向善的,整个社会对与此类似的公益事业越来越重视,在挽救别人生命的道路上,我不是独自行走。

  捐赠爱,5个小时一个姿势

  4月17日,捐献的日期终于来临了。清晨6时,睡眼��,我接受了最后一次常规抽血检查。

  早上7时59分,医生来给我扎留置针,在两个胳膊上埋下针头,为下一步分离血液做准备。8时30分,两位医生开始为采集作准备,装分离机。8时40分,医护人员用针在我的双手上各“打”了一条管子。采集用的针是16号,是平时注射用针的两倍粗。我感觉有些疼,皱了皱眉,但是我强迫让自己笑。一来是因为我的血压有些低,通过笑来升高血压,从而提高造血干细胞的捕捉效率。二来是不能让窗外的爸妈和那些关心我的人为我担心。

  在输血科里,从上午8时30分开始到下午1时20分结束,我保持了5个半小时的双手下垂姿势。到最后,我的两只手都麻酥酥的。那天共计采集了97毫升。因对方人高马大,第一次采集完后,还要等待对方医院根据需要决定是否进行第二次采集。

  下午4时的钟声刚刚响过,负责给我做手术的博士生导师汪承亚教授打来电话说,那边的手术很成功,病人很稳定。我也是如释重负,好比一块悬着的石头落了地。

  接力爱,更多人才会有幸福

  捐赠结束了,生活即将逐渐恢复原有的平静。有媒体的朋友问我,对于以后有何心愿。我说,希望受助者一生都平安健康;希望更多的人参与到这项爱的接力中来。

  在捐赠过程中,我收集到一组数据,很震惊。我国目前患白血病的人数已经达到400多万,每年平均新增4万人。然而,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的数量却寥寥无几,以安徽省为例,2004年建立中华骨髓库分库以来,共计不过2000多份志愿者资料汇入了全国总库,而造血干细胞配型成功率还不到万分之一啊。

  附件下载:
皖南医学院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办公室网络信息科